O, thou art a bird singing joyfully,
Soaring, gliding in the air so freely.
Above the horizon,
Below the blazing sun,
'Tis whither thou belong.

What wilt thou do?
If thou art captured
Once again,
By the cold-blooded huntsman?

It distresses me so,
To think that thou shouldst cease singing.
As freely as thou art singing now.

Thou art whither thou belong.
Even in the wildest of storms,
Thou art unbound
By the chains of 'civilization'.

O! Wild bird!
Take me with thee,
As thou explore the limitless sky.
Let me join thee,
As thou so freely look down from above.
So carefreely,
So void of limits and boundaries.
If 'tis possible to expand this horizon,
Teach me how.
Because I fear that the hunter,
Is only a step behind.

半年了。時間過的還真快。今天看球賽之前一個人獨自喝咖啡寫下這首詩,透露出我是多麼享受在這裡的生活。我不想回台灣。我不敢想像那種想要讀得書卻買買不到的日子。我不敢想像每次想看球賽都得熬夜的日子。我不敢想像週末沒有朋友陪我一起小酌兩杯happy的日子。我不敢想像再次面對我不知道該如何回答的問題。

半年了。我還剩多少時間可以享受在這裡如魚得水的生活?我還剩多少時間可以盡我所能的吸收我當初所期望的新知?我還剩多少時間可以享受輕鬆可得的冷門書籍?我還剩多少時間可以不用爆肝的看球賽?我還是多少時間可以跟我在這裡交到的新朋友們相處?

九月交出論文之後,我會何去何從?會留在英國?還是回台灣?還是到別的國家去闖另外一片天?

不是我不想念家人。我很想念台灣。我很懷念夜市的滷味。我懷念24hrs的便利商店。我懷念隨時周日不用到處尋找適合唸書的coffee shop。我懷念我的貓兒子們。我更懷念我的家人們。也很懷念打從一開始就一直支持我的那位心靈支柱。

只是,我愛我的國家,我的國家卻不愛我。

台灣,不是一個適合我的地方。只有我不在台灣領土上,我才有辦法愛它。

 我只想趁我還活在夢中,盡我所有的能力好好的把握每一分、每一秒。因為時時刻刻都是那麼的珍貴。

半年了。我勇敢的向前望著未來的不知數。 Walking on, trusting the road. 相信只要我想要,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


碎碎念:希望大家藉由我自身的例子從中體會-你真正想要實現的夢想,只要你有信心,絕無不可能!!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天仙 (Celeste) 的頭像
天仙 (Celeste)

il Giardino Romantico

天仙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