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veseat1  

我不知道「博愛座」一開始的構想是什麼。但一直以來,我一直把「博愛座」當成是在大眾交通工具上對老、弱、婦、儒最安全的位子。因此才會特別設計這些座位,讓有需要的這些人兒優先使用。所以在一般情況下,我們其他人上了公車,想坐著,都會先找非博愛座的一般座位。沒有就算了。如果真的累了,那就看看博愛座有沒有需要的人。沒有?就先讓自己休息一下。等到有需要的人出現了,其實在讓位也不遲。我覺得這應該是所謂的「優先權」。

但我看現在的情況,卻變成是明明沒有需要的人,卻還是沒人敢坐。即使在捷運上或公車上,擠滿了人。如果有個人願意讓出他的站立空間,去坐博愛座,那其他站立的人其實會輕鬆很多。但,不。台北人抱持著「坐博愛座會被人瞪」的心態,打死也不坐。

還有另外一種情況,是博愛座已經都被需要的人坐滿了。所以下一個上公車或上捷運車廂的孕婦也好、老人家也好,就活該沒搶到博愛座,得站著嗎?非博愛座的一般座位,就不需要讓坐了嗎?

我始終相信人性本善。

以前看到孕婦挺著大肚子在一般座位的乘客面前晃,而那位乘客只懂得低著頭打他的神魔或Candy Crush... 我只能搖搖頭。如果我剛好有座位可以讓,我當然會站起來!只是我沒得讓的時候,我常常在想,我是否應該要挺出來幫他們爭取座位呢?

有時候,主動讓位給孕婦跟老人家,會被婉拒。坦白說有些老人家真的看起來比我們還壯!不過,既然人家都讓位給你了,就別拒絕了吧!因為你不接受,人家繼續坐下也不是,站著讓那位子空著也不是,挺尷尬的。

以上,都是我以正常人的身分時就對「博愛座」有的想法。

當我開始有了可以坐「博愛座」的理由後,我對這個座位的想法,又更加的複雜了。

雖然我並非每天都需要靠大眾運輸通勤上班,但畢竟住在台北,很難不去接觸大眾運輸。知道自己有了身孕,但在還沒領取媽媽手冊以及這個「讓座胸章」之前,每一次的捷運跟公車,都讓我搭的膽戰心驚。

初期因為體力不是很好,什麼都沒做都還是會一下就累了。一上車就希望有座位可以坐。但很顯然不是每次都那麼幸運。不要說初期容易疲倦了,這個時期也是胎兒最不穩定的時期。你怎麼會知道司機一個緊急煞車,你會撞到什麼東西。所以那段期間,只要一有位子,我就會很不客氣地坐下去。

終於熬到領取媽媽手冊的那一刻,我以為心裡的一顆石頭可以放下了。每次坐公車捷運都戴上胸章,因為肚子還不明顯,坐了博愛座也是會怕被瞪啊!但我後來發現,這個胸章的用處真的不大!

我這樣問你好了!你曾經看過幾個人帶這個胸章?答案應該會跟我在領取這個胸章之前一樣:零!

為什麼?

經過跟友人討論後,結論是:有些人是不需要,其他則是覺得不好意思。

到底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懷孕不是喜事嗎?為什麼要怕被別人知道?

至於不需要這回事... 我本來很不以為意。直到有一次,我跟老公站在已經佔滿的博愛座前,討論北鼻的大小。此刻有人發覺了我的胸章,馬上讓座並且連忙道歉說她剛沒注意到。我本來說沒關係。當時人潮不算多,捷運緊急煞車的機率又非常小,所以沒有說非常的需要那個座位。但這位婦人說:安全最重要。

我想想:是啊!我曾經在沒有懷孕的時候當人牆幫一個孕婦擋住後面的人潮推擠,也是怕後面的人沒注意到有孕婦就用力推擠到她。更何況是當時肚子還不明顯,除非我用大聲公公告,否則一般人是不會發現的。除非坐著,否則你很難預料會有什麼事發生啊。因此,我推翻了"有人覺得不需要"這個說法。

或許你不覺得疲憊,也希望消耗一下體力。但是請你別把肚子裡的孩子一起冒險,還是坐下吧!(老人家跟小孩子也一樣!)

而肚子漸漸地凸出之後,我又觀察到了一些有趣的行為。

有一次,我身上帶著胸章,坐上博愛座。沒多久,另一位孕婦也上了車廂。此時人潮已經算多了,我瞧她肚子比我大,應該比我辛苦比我累,就把我的博愛座讓給了她。但當我讓位給她後,還是沒人要讓座給我。好像一切都很理所當然。彷彿聽見他們鬆了一口氣:有人讓座了,我不用讓了!

另外一次,我身上照樣帶著胸章,手裡還拿著一大袋的東西(雖然不重)。因為老公站著我坐著,因此東西就先交給我。此時,另一位孕婦也上車了。我照樣起立讓座給她。她本來不好意思,說我也應該坐著。我跟她說:妳比我辛苦,給你座沒關係。她坐下的同時,叮嚀著我不要拿這麼重的東西(其實真的不重),我也將東西交給老公。但身旁的人見此狀,也還是沒有人要讓座給我。

再來,這次我獨自一人產檢後坐上捷運。這次是在擁擠的台北車站換車。好巧不巧,選擇的車廂剛好離博愛座都很遠。這是整節車的車尾,就是兩側都有鐵架給人家放東西的那種車廂。我站在座位前面。三個一般座位上,坐著一個阿伯,兩個年輕人。絲毫沒有注意到我的胸章。不是低頭看手機,就是眼鏡拔下假裝睡覺。其實這天我體力不算差,但是我很希望告訴北鼻,台北人是很有人情味的。所以我一直將胸章改位子,在他們面前晃壓晃。始終沒人注意到。我只好摸摸肚子,跟北鼻說:這世上還有很多好人,只是都不在這個車廂內... (囧)

說了那麼多,其實我的用意並非要斥責那些"沒看到"或"沒注意到"或甚至"假裝沒注意到"的人。

而是希望大家重新思考一下,「博愛座」設立的意義。

更希望各位領有「您讓座我好孕」胸章的媽媽們,不要再不好意思使用它了!既然人家花了錢做這個胸章,為何不好好運用他?讓有需要卻不能說出口的孕婦朋友們,不會再不好意思使用它來爭取一個平安搭公車、捷運的安全座位啦!(也讓大家習慣看到它,讓這個胸章變得更好用啊)


天仙念:我都還沒提到,每次無論是在忠孝新生還是在台北車站換車時,那些人潮也都是很驚險的過程啊!

    天仙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2)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