永別了,女王

安親美語與一般補習班的教法不同。因為若是安親班附設的英語課,大部分都是以『年級』分班,而一般坊間補習班都是由『程度』分班。第一天上安美的我,永遠都記得前一位老師是如何再正式上課前十分鐘,才認識我,才講解上課方式。以為每次只要上一小時,到上課前才知道要上三小時。也是在此時我才知道,每一個班級都是由年級分班,而不是我習慣的以程度分班。當然,心臟超強的我還是硬撐下去。即使是在此時我才知道,這間安親班還附設幼稚園的時候,我這個不合格的幼美老師也還是硬著頭皮上陣。

第一週簡直就像再地域般的痛苦。孩子們大吼大叫。我無論教什麼,孩子們都反駁說:這個我們學過了!再開始正式上課的十分鐘內我要想好要如何稱到三小時。前任老師問我打算怎麼教?我回他:我怎麼知道?我以為只要上一個小時!

還好第一週的六個小時很快就過去了。不過接下來的一年對我來說根本就是每次都在跟他們打心理戰術。有看不起我的,有很喜歡我可是每次上課卻都太過興奮的,也有根本不聽從任何老師的。程度好的學生們是那些曾經或是目前都還持續在美語補習班補習的那些人。程度不好的,則是因為家境的關係,連安親班的月費,有時都無法擠出來的那種。不能或不願意專心上課的那些孩子,有的因為家裡家境不錯被寵壞的,也有因為家裡大人忙著賺錢疏忽管教的。

在這裡的第一年,幾乎都是用大吼大叫的跟他們渡過每一課。第二年稍微好了些。有些一開始每逢考試都只會交白卷的,在我強力宣導『有寫就有分』的制度下也漸漸的願意嘗試去寫考卷。雖然這種考卷每次都改的好累。不知道要直接將答案寫給他們,請他們訂正時直接抄,還是請他們自己翻筆記找答案[可那要花多久的時間!?]。

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晚上,我轉著電視找節目時,在螢幕上看到了一個飾演國小生的演員正拿著玻璃碎片,還有一位穿著'嚴厲'正式的女老師正要從他手裡搶走那片玻璃。我看這小學生手裡流著血,心想,這是哪門子的變態片?不過好奇心作祟,剩下的幾集我還是把他看完了。這部日劇叫做『女王的教室』

日劇撥完的隔一週,你可以說是鬼上身,那天記得我走進教室卻沒有以往的笑容。就算有學生做了什麼好笑的事,說了什麼滑稽的話,我還是面無表情。他們上課前是點心時間。平時我一走進去就會宣佈:上課了!五分鐘過去之後,才能真正開始講課。不過那天不一樣。我一走進去,什麼話也沒說。書本『砰』的一聲輕拋在桌上,之後就坐在椅子上等他們安靜。幾分鐘過去後,終於有學生發現老師到了要上課了。不過,他們早就已經『看到』我了!為何要等到這麼久後,才覺悟:上課了!?

不過說起來也真神奇,因為從那天起上起課來就輕鬆多了!

我不用在大吼大叫。因為我了解有種方式比大聲還要令孩子們感到畏懼:沈默。所以只要每當我講課講到一半,他們開始聊天,我就停下來,聽他們在講什麼。等到他們意會到我沒在上課了,停了,我才在繼續講課。

不過對我來說輕鬆,對孩子們來說卻是煉獄的開始。

『老師!沒有位子了!』『那你要我怎樣?』

『老師!我忘了帶鉛筆』『那你要我去買一隻給你嗎?』

『老師!老師!老師!』

這種瑣碎的事情,我絕對不會心軟去幫他們。因為我要他們學的是:獨立!

就這樣,他們上了整整一個學年的『女王的教室』真人版。

對於學習速度較慢的孩子,即使心疼,但也絕對不能表現出來。因為我要他們知道:這世界是殘酷的!你如果沒辦法自己完成某些事情,你就無法在這現實社會中生存。

對於不聽從我的學生,我一定嚴加謾罵。不過絕對不侮辱。摔本子,用力寫黑板,情緒化的表現開始漸漸的浮上表面。

於是我開始聽到安親班老師回報家長的埋怨:英文老師太兇了,孩子不想上英文課了。

有趣的是,有擔當、有膽量、有志氣的孩子,一定堅持跟我奮鬥到底。他們絕不會回家與家人抱怨。只會一個口令、一個動作的完成我所有的指令。也只有在這些學生們,我看到了最大的進步!

到了學年末,每當安親班老師經過上課中的我們都會稱讚:哎呦!好乖呦!

因為只要他們在練習寫單字或句子,沒有任何一個人敢再開口聊天,或甚至大吵大鬧。

而那些抱怨過的學生,也都是平日就有聽安親班老師談到他們每個人的學習問題或家庭問題。

偶爾我會合他們溝通:對他們兇,是因為知道你們可以幫我安撫他們。我當黑臉,你們當白臉,這樣他們上起課來也比較乖。上課時安靜了,吸收力也自然就提升許多了!

第一、二年的安親美語,要讓全班的小朋友,無論是幾年級的都好,認出不同的單字都有問題,更別說是背單字、說出完整的英文句子了!但經過女王嚴格訓練後,至少有四分之三以上的學生都有辦法像正常美語補習班的學生吸收單字與句型。除了採用女王教學法外,還套用了一個『永無止境的複習』原則。這樣一來,到了學期末,學習吸收力較弱的學生也還是有機會吸收我們學期初學的單字與句型。讓他們稍稍有點成就感,對於未來學習英語的路途也部會感到完全的無力。

我絕對不會否認【女王教學法】有他的爭議性在。孩子變得更怕我。出了教室原來都會跟我打招呼的學生,現在連看都不想看我。安親班老師甚至主任、家長也常常反彈:是不是可以不要那麼兇?

主任的老公也常常安慰我:不要那麼氣!

我回答他:我不氣!那都是在表演給他們看得!在他們面前如果不氣,他們就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但是出了教室,這氣就得消。不然的話大概一年三百六十五天都會有得氣。

孩子們、家長們、老師們,在我實施這個頗受爭議性的【女王教學法】之後,我看到了孩子們的八百六十度轉變。只要我一進教室,他們一定乖乖的拿出課本等我講課。沒準備好的學生,也會背旁邊的同學提示:老師來了!要上課了!!沒位子坐的,同學們會互相幫忙找椅子、找空間。沒帶鉛筆得,不用等他問,就主動會有同學拿出自己的鉛筆借他。筆記本枚帶的,也自然會有同學從自己的筆記本內撕下一頁讓他們寫。有學過英文的,或是學習吸收力本來就比較快的會主動幫助那些需要協助或還不懂句型的同學。這些,都是不用女王親自下令,就看得到的成果。

你說,我會不會後悔他們在下課後不理我?

你說,我會不會因為他們買了新玩具不跟我分享而感到孤獨、寂寞?

看到這樣的成就,我的這麼一點點犧牲算什麼?

就算我在他們心中早已烙下那嚴肅、兇悍的永久印象,如果他們在未來遇到難關時能夠用到女王教學法裡的任何一樣道理,我寧願一直當一個罪人。

為了回報孩子們的成果,我決定卸下女王的面具。也順便以新面貌迎接我自己個人在未來的任何挑戰與難關。

看完了這篇文章,也許你會認為我的學生很幸運,有我這樣的老師。不過我可以大聲的告訴你,這些日子以來,得到最大收穫的,並不是他們,而是我自己。

永別了,女王!

    全站熱搜

    天仙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