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在H擔任全職英語老師的時候,從來沒遇到這種問題過。但自從來到J之後才發現原來許多老師認為全英語教學是一項不可能的任務!?

也許有些老師會對我說:你的程度夠好呀!所以對你當然沒問題。

這是我無法當面回應的回復:身為一個美語老師,你怎麼可以懷疑你自己的程度?

英語教學並不僅是教課程內容。學生們了解了該課的單字、文章、即內容是不夠的。來到了補習班,我們身為老師的還可以讓孩子體驗全英語的環境。

以下是我自己想出的三個塑造全英語環境的三大要素:[Insistency]、[Consistency]、[Positivity]

Insistency

如果老師自己不百分之百的堅持,學生們就理所當然無法做到老師理想中的要求。這樣的說法應該不為過。

有些老師堅持讓學生將錯誤的單字訂正50遍。如果學生抗議說太多了。老師心軟的說:好啦,那10遍就好。這樣一來,老師的公權力不就減弱了許多?

當老師對學生做出要求時,不能露出絲毫的『疑惑』。只要你堅持,學生就會想辦法去做到。

塑造全英語環境也是一樣。

曾經在H教小兒童班[學生群為大班至小二或小三],有個轉學生在我教完What do you like?的句型時,應該以自己喜歡的玩具之一做回答卻很大聲的當著全班的面說:可是我都不喜歡耶!

記得當時原班的小朋友們看他的眼神好像他是從外太空來的。不過因為我的堅持,他後來也只好將就的說:好吧!I like robots。

所以老師的堅持,是一定抵的過學生的堅持的。

Consistency

堅持還不夠。還要有持續性。

有些時候,在級數一開始的『堅持』,到了級數的尾端時就會慢慢的消失。

例如,我會要求中高級數的學生開始寫日記。但到了級數大考接近的日子,我就會放寬許多。這時,你要寫我會很樂意看。不寫,我也不會太堅持。

但要塑造一個全英語環境,持續性是很重要的。

老師絕對不能在第一堂課表示:ENGLISH ONLY~

但過了幾堂課就忘了...然後大家就紛紛開始說中文,中師外師也不例外。

少了持續性,堅持就無效。

Positivity

坊間補習班目前而言本來就提倡正面教學。要塑造一個全英語的環境,正面導引也是很重要的。

舉例來說:

某班的M男和P女是遠房親戚。所以上課前後常常打鬧。[當然有影響到課程時會被制止啦!]有一次M對我告狀說:She hit me!

此時,一般老師的反應可能是開始責備P女,為何要打M男,或甚至開始責備兩人怎麼這麼不專心。

我當時的反應則是相當大聲的表揚M男說:Good!That's good English!

全班被我這意料之外的反應嚇了一跳之後,就陷入了一片歡笑。

在一開始執行的時候,可以以逞罰的方式來警惕孩子在課程中不能說中文。但日子久了,這是可以不用堅持的。因為罰久了,淺意識中會造成負面的影響。


如何執行

無論是帶新班,或是接手其他老師的舊班,我都會在【第一堂課】就宣佈我的教學原則。可以保留一點空間讓孩子適應。例如,告之學生一定得說英文。要說中文一定要先經過同意。但今天的課可以例外。從下次開始。

通常這種方式學生比較可以接受,比較不容易受到shock。也比較能夠適應。[但在下次上課時一定要記得自己的堅持!]

開始執行之後,除了老師自己的耳朵要仔細聽之外,其實學生們也會幫你抓。不過如果一開始要以『逞罰』的方式,建議不要執行過重的逞罰。學生可以接受的逞罰可能是:扣獎卡(J有獎卡制)或是回家功課的單字比人家多寫幾遍。[就算是多兩三遍,相信我,很多學生還是會抱怨的。]

當然,執行一陣子之後如果發現學生在上課時已經養成English Only的習慣之後,逞罰就可以在減輕一些。

目前這種方式對我來說還沒有失敗過。

全英語的困難處

我常和身為外師的Jason討論這話題。我們得到的結論是,全英語對許多老師來說困難的地方不只是對學生的要求,而也許是老師自己的語言能力不夠,才會心虛的無法對自己的學生做出這樣的要求。

自己身為老師,就不應該對自己的能力產生懷疑。就算真的自己程度不如別人,也不能夠因為這樣剝奪孩子的全英語環境。

我自己遇到的問題,則是外師常常依賴中師,或甚至自己會以中文解釋不易理解的單字或文法給孩子聽。

或者是,低級數的學生連字母都還不會怎麼執行!?

前一個問題較簡單。我寧願讓外師誤會我為不願意幫忙,也不願意幫他們翻譯。當外師需要我『做翻譯』時,非緊急狀況,我每次的回答都是:They know!不要養成外師依賴自己的習慣,因為外師對我來說在補習頒擔任的角色就是讓孩子接處不會講自己語言的人。如果我們因為『義務』而覺得有責任要翻譯,那不只是外師會依賴你,就連孩子們每每聽不懂時也會轉頭過來睜大眼睛看著你。

與其這樣,不如就低著頭簽自己的連絡簿。除非有學生在行為上有不恰當的表現,再站出來協助外師就好。

對於低級數的學生,就要用一點點技巧。老師可以使用簡單的字句來表達,也可以用肢體語言來示範。基本上yes 和 no 已經算是國際語言了。就算是沒學過字母的,我相信他們也能夠聽的懂這兩個字。玩遊戲時,可以用示範的方式來呈現。

萬一要解釋文法,那又如何用英文解釋呢?

基本上目前坊間補習班的教材都比較注重運用。到了國中英文的時候,才會開始解釋文法。所以應該不會有這樣的問題呀。

全英語環境的好處

最大的好處無疑就是增加聽力與會話能力。

看看這句上課時用到的指令:Please take out your books and turn to page 65.

低級數的也許還沒學到數字。但當你用手指輔助數字,日子久了等他們要學數字時,他們會毫不費力的就知道幾就是幾。

再看看:Look at picture number three.

這句簡單的指令對低級數的也許很難理解。但當學生看到你的手指只再他們該看得圖片上時,他們還會對此指令有疑問嗎?

再說,等他們升上更高的級數時,遇到"picture"這個單字,你也就不用在多解釋了呀。

另外還有個好處就是強迫孩子運用自己所學到的單字。

例如,有同學忘了帶作業。老師問他:Where is your homework?

他不會說:I forgot it at home. 也會說:No. Homework. Home.

學語言最重要的就是溝通。學生說出簡單的三個單字,就足以表達他所想說的了。這部是就夠了嗎?

此時,老師也可趁機糾正錯誤的文法。

例如:Teacher, John speak Chinese.

這句怎麼看文法都是錯的。

老師可以趁機糾正,請學生再跟著你說一次正確的:John SPOKE Chinese.


或是學生常常說的:Teacher, how to spell "student"?

一定要請學生重複正確的句子:How DO YOU spell "student".


趣事分享

日子久了學生已經習慣也知道說說中文要先經過老師宣佈可以說才能開口。但有時候到了下課,我還沒宣佈時,就會有學生迫不及待的問:Teacher, Chinese?

此時我又會很滑稽的回答:Yes, you are Chinese.

慢慢的,學生就會知道,原來正確的問法是:May I speak Chinese now?

我不是一個以遊戲出名的老師。但冷笑話我可是很在行的。

之前提到的M男,常常喜歡在上課時突然站起來走來走去。因此我警告他:You give me sit down!

這句話是以前在學校台灣同學們常常亂說的一句。程度好的學生們就會反應過來,知道我要講的是:你給我坐下,而笑出來。

利用這種笑話也可以來考考學生的程度。

以前有個學生愛開我玩笑,對我說:Teacher, you are pretty....pretty ugly...[=.=||] 之後又說:open play laugh

就連我自己都想了好一陣子才會意過來,他要說的是:『開』『玩』『笑』。

總結

要塑造全英語環境其實並不難。而且好處多多。老師只要用點心, 好好研究三大要素:insistency, consistency, and positivity,我想成功的機率應該就會很高。

不過我也要在此聲明,我沒有修過任何教育類得課程,以上所有言論都是來自於自己的經驗。

所以歡迎補充或分享。

本文曾獲


天仙念︰本篇文章原於2007年1月19日張貼於無名舊站Celeste's Scrapblog。因遷離無名許就未更新,決定關格。陸續將精華文章轉貼至此。

 

    全站熱搜

    天仙 (Celeste)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2) 人氣()